社會組織作為一種獨立於政府和企業之外的力量,正在迅速廣泛地滲透到社會各個領域,在服務社區基層群眾方面扮演著重要角色。為此,中央提出,引導社會組織健康有序發展。而在基層,群眾有什麼樣的需求,社會組織能夠提供什麼樣的服務,如何有效孵化出有價值的社會組織,成為基層政府的探索內容。
  近兩年來,南山區把社會組織的發展作為社區治理的重要內容之一,併在全區範圍內設立各級社會組織孵化中心,培育轄區社會組織的發展。位於南山中部的粵海街道,在培育基層社會組織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,或許能夠為社會組織的孵化和發展提供參考。
  基層社會組織的發展目前主要依賴於政府“輸血”,成為政府服務職能的延伸。不過從長遠來看,孵化出來的社會組織如何自食其力,擺脫政府依賴,實現“自我成長”,才是社會組織發展的關鍵。
  緣起??
  科技園單身青年多
  街道孵化相親組織
  南山科技園是粵海街道的管轄地,在這片高科技企業彙集之地,集中了南山區大批的青年才俊。他們在這裡付出青春,實現個人的自我價值。不過,工作之外,部分青年男女也面臨個人問題,這裡是深圳“單身青年男女”集中地。
  “科技園大概有20多萬白領青年,很多人因為工作原因,耽擱了個人問題。社會組織作為政府服務的延伸,可以有效填補這一服務缺口。”粵海街道培育的社會組織——青年匯的發起人卜建國介紹。
  卜建國作為一位單身青年,對高新園的單身問題有深刻的體會,“我有幾個好朋友都是不折不扣的宅男宅女,白天在高新園區上班,晚上回家打游戲、周末睡大覺,個人事情不知道如何解決,家人又催著找對象,由於缺乏圈子和平臺,個人問題一直拖著。”
  作為工科出身的他,兩年前瞭解到粵海街道在大力扶持社會組織時,就根據這一潛在的需求,成立了“青年匯”。
  “這個組織也是我的創業項目,此前對社會組織不甚瞭解,不過有大學學生會的經歷,也積累了組織活動、發起社團的經驗。在粵海街道社會組織服務中心的指導和扶持下,‘青年交友匯’成立,旨在豐富高新區的青年白領生活。”卜建國談起成立的原因。
  青年匯發起成立後,卜建國策划了一場以讀書為媒、以游戲為主線的交友活動,來自園區的100多名青年男女參加,整個聯誼活動在輕鬆愉快的氛圍中進行。靠著良好的活動成效,青年匯得以慢慢發展。
  經過兩年多時間的孵化成長,青年匯形成了以相親為主題的拳頭產品,單身青年交友活動“粵享悅愛”成為定期的活動,每兩周舉行一次。此外,還舉行定製化的大型相親活動。比如,上周六,青年匯承辦了“粵海團聚愛”高端單身交友活動,在科興科學園的哆池咖啡館舉行,吸引了30名女青年和30名男青年參與。女青年的年齡限制在了1978年至1985年,而男青年的年齡則限制在1974年至1983年。
  “這一活動是為大齡女青年量身定做的,不定期舉行,根據需求進行安排。現在科技園剩女現象比較突出,通過個性化定製,有選擇地為大齡女青年解決個人問題。”據卜建國介紹,對於這類相親活動,由於不收費,低門檻參與,成為政府主打的公益活動。
  這種公益性質的活動,填補了市場上相親活動的空缺,在街道的主導下,孵化出來的社會組織作為承辦方,確保了活動平臺的延續和運轉。“對於這類活動,所需花費很少,除了部分禮品之外,場地等都是整合政府資源。”
  發展??
  走出轄區找“客戶” 尋求發展擺脫政府“輸血”
  從相親活動延伸出其他系列活動,比如“走起”,這是青年匯打造的品牌活動,“單純相親活動只局限在室內,要走出去,參與戶外活動,讓青年男女在活動中交流溝通,更有助於配對,達到自然而然的結合”。比如青年匯舉辦了最美深圳灣之紅樹林徒步隨手拍、公益南山行、重陽節活力粵海和諧商圈行等活動。
  “這類活動沒有門檻,不受人數限制,通過企業、社區等渠道,發出相關通知,便能集聚一大批青年男女參加”。由於屬於粵海街道孵化的社會組織,在服務轄區的同時,卜建國希望把每項活動都打造成一個品牌。
  “有了品牌就有了穩定性,有了口碑,形成固定的活動很容易擴大組織的影響力。再加上服務的範圍有限,更能夠讓青年匯融入到轄區青年生活中,成為其生活的一部分。”
  目前,青年匯還形成了青年公益匯品牌,開展無償獻血、愛心義賣、黨員志願者等公益活動。
  “目前舉辦的活動,政府在資金上給予一定的扶持,場地等是整合轄區資源,整個活動對外可以說是政府的項目。作為一個社會組織,從長遠考慮還需要自身‘造血’,才能更好地服務轄區,僅僅依賴政府,難以發展壯大。”卜建國談起青年匯發展面臨的難題。
  青年匯作為草根組織,目前還處在政府輸血階段,活動項目也比較散亂,完全由政府購買服務。從零散的具體活動,到固定的品牌項目,卜建國正在逐步扭轉青年匯的發展方向。
  去年底,青年匯開始承接粵海街道區域外的活動,第一個項目就是與南山區團區委合作,承接“青春學堂——青年提升計劃”。團區委今年在南山7個街道啟動了“青春學堂”項目,借助於黨員志願者,為轄區廣大青年提供專題講座、短期培訓等“充電內容”。目前各學堂主要分佈在工業區內,利用周末時間,凝聚廣大青年,充實他們的知識水平和業餘生活。而整個學堂的教務工作就由青年匯負責。
  “目前,我們也在寶安、龍崗等地承接相關活動,隨著活動品牌知名度的提升,不少企業也主動找上門來對接。這就擴大了青年匯的收入來源。”卜建國說。
  談起青年匯的發展,卜建國認為在發展的初期,需要政府扶持,尤其是在資金方面,離不開政府。比如目前青年匯的辦公場地在粵海街道的社會組織孵化中心,辦公桌、電腦等均由街道提供。如果脫離了政府扶持,類似青年匯這樣的社會組織很難生存下去。
  “自我造血很重要,社會組織要想做大,必須走出去,實現有償服務。對於社會組織來說,不像企業,以追逐利潤為主要目標,社會組織具有非營利性,但並不是說不能掙錢。收入資金要用於組織發展和擴大。”
  為了創收,青年匯在卜建國的帶領下,積極尋求各種項目,努力擺脫政府的“輸血”。
  扶助??
  政府搭建孵化平臺 助社會組織快速發展
  青年匯是粵海街道孵化出來的社會組織,旨在發揮其服務青年群體的作用。目前粵海街道在加快轄區內社會組織的快速發展,調動社會組織在社會建設、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中的作用。
  為此,粵海街道把發展社會組織納入到全街道社會發展的總體格局中,按照“服務引導、社會協同、共建共享、自律自治”的社會組織服務理念,打造社會組織服務中心,即孵化基地。
  社會組織孵化場地位於街道辦公樓的四樓,近500平米。街道投入資金用於場地的裝修和購置辦公設施,並劃分出孵化區、培訓和多功能區等為社會組織提供孵化平臺。
  “整個孵化中心的運作就是引進專業的社工機構進行管理,讓社工為有需要的社會組織提供專業指導、骨幹培訓、備案登記等支持。”粵海街道的工作人員介紹。
  除了青年匯,粵海街道還孵化出志願者協會。該組織依托街道團區委成立,於去年3月登記註冊,是南山區首家街道志願者社會團體。志願者協會旨在為轄區提供各種便民服務,通過組織各類活動弘揚“奉獻、友愛、互動、進步”的志願者精神。
  “志願者協會的成員來自各行各業,既可以是個人也可以是團體,不受限制,目的是為轄區內的企業和居民服務。”協會負責人杜春梅說。目前該組織已經招募了500多名人員。
  49度大榕樹社會服務社也是粵海街道孵化的社會組織之一,“原先是在學校講一些公益課程,在婦聯的支持下,才註冊發展成為社會組織,旨在更好地走進社區、服務於社區”。發起人胡青介紹,該組織在倡導一種生活方式,即49度活法。她認為“助人永遠只能做到49%,而對方纔是自己生活、健康、幸福、快樂的主宰,占據主要的51%”
  此外,街道還引進成熟型的社會組織,比如幸福促進會、後院讀書會等,並且根據轄區需求,初創了愛心壹加壹、藝術生活、當代舞愛好者協會等。
  “多樣化的社會組織,作為政府服務職能的延伸,不斷地充實到社區中,服務到居民群眾當中,讓居民都能夠找到感興趣的社會組織。”粵海街道的人員介紹。
  “街道重點扶持慈善公益類、社區服務類、文化體育類以及公共事務類社會組織,通過孵化培育、資金資助、能力培訓、政策保障、購買服務等方式給予扶持。”
  根據粵海街道社會組織發展計劃,將用3年時間,讓街道社會組織層次豐富、佈局合理、功能齊全、服務完善、運作規範、作用明顯。通過釐清政府與社會、政府與社會組織的關係,實現政府、社會、社會組織之間良性互動。
  除了粵海街道之外,南山其他街道也在構建相應的社會組織孵化中心,不過相比來看,各個街道社會組織發展程度不一。在區級層面,南山區也在打造區級社會組織孵化中心,不過這一機構目前還未出現,場地還在裝修之中。
  對於基層政府而言,龐大的社會組織機構依靠政府“輸血”扶持,難以有效持久,不少組織在政府“斷血”的情況下,發展陷入停滯。如何有效破解,還需不斷探索。
  本版撰文:南方日報記者 丁侃
  通訊員 周正 田銀鳳
  本版攝影:南方日報記者 魯力  (原標題:“輸血”之後更需“造血”)
創作者介紹

Jason

yc90yccqo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